<form id="tzg8t"></form>
<xmp id="tzg8t"><xmp id="tzg8t"><form id="tzg8t"><form id="tzg8t"></form></form><ins id="tzg8t"><form id="tzg8t"><form id="tzg8t"></form></form></ins>
<xmp id="tzg8t"><form id="tzg8t"></form><xmp id="tzg8t"><form id="tzg8t"><button id="tzg8t"></button></form><xmp id="tzg8t">
<xmp id="tzg8t"><form id="tzg8t"><form id="tzg8t"><button id="tzg8t"></button></form></form> <xmp id="tzg8t">
<form id="tzg8t"></form>
<xmp id="tzg8t"><form id="tzg8t"></form><xmp id="tzg8t"><form id="tzg8t"></form>
<xmp id="tzg8t"><form id="tzg8t"></form>
<form id="tzg8t"></form><form id="tzg8t"></form><xmp id="tzg8t"><form id="tzg8t"><button id="tzg8t"></button></form>
<xmp id="tzg8t"><form id="tzg8t"><button id="tzg8t"></button></form>
<xmp id="tzg8t"><form id="tzg8t"></form>
<xmp id="tzg8t"><form id="tzg8t"></form>
當前位置: 首頁 >專題欄目 >以案說法

無民事行為能力人的校園侵權案件中學校責任的認定 ——北京三中院判決劉某訴平谷一小等教育機構責任糾紛案




       裁判要旨

       無民事行為能力人在學校學習期間受到人身損害的,根據過錯推定原則,學校應當承擔賠償責任。如果學校能夠證明盡到教育、管理職責的,不承擔責任。裁判無民事行為能力人校園侵權案件,要遵循過錯推定責任、審查免責事由的邏輯規則。
     【案情】
       劉某與胡某均為北京市平谷區第一小學(以下簡稱平谷一?。W生。2016年11月9日下午體育課期間,因老師在操場內指導其他學生進行訓練,劉某與胡某等部分同學在籃球場邊自由活動,該區域沒有老師管理。胡某從背后推了劉某一下,劉某撞到球架立柱上牙齒受傷。劉某先后到平谷區醫院、北京大學口腔醫院治療,經診斷為:右上門牙牙冠折斷1/2,左上門牙牙本質折斷等,支付醫療費1222.39元、營養費3600元、交通費1500元,共計6322.39元。劉某要求平谷一小、胡某及其法定代理人陳某、胡大某賠償上述費用及后期治療費用,形成本案訴訟。
     【裁判】
      北京市平谷區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劉某與胡某在案發時均為無民事行為能力人,在上體育課期間無任課老師進行直接監管,導致二人打鬧未得到及時制止,致劉某受傷,故平谷一小應承擔本案的全部賠償責任。劉某主張的后續治療費用,可待發生后另行解決。據此判決:平谷一小于判決生效后七日內賠償劉某醫療費1222.39元、營養費3600元、交通費1500元,共計6322.39元;駁回劉某的其他訴訟請求。
      判決后,平谷一小提起上訴。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平谷一小盡到部分教育、管理職責,應在一定限度內免除賠償責任,由平谷一小承擔全部賠償責任顯失公平,遂判決:撤銷一審判決第二項;變更一審判決第一項為:平谷一小于本判決生效后七日內賠償劉某醫療費、營養費、交通費共計5057.91元;胡某、陳某、胡大某于本判決生效后七日內賠償劉某醫療費、營養費、交通費共計1264.48元;駁回劉某的其他訴訟請求。
     【評析】
      審理無民事行為能力人校園侵權案件的直接法律依據為我國侵權責任法第三十八條的規定,“無民事行為能力人在幼兒園、學?;蛘呓逃龣C構學習、生活期間受到人身損害的,幼兒園、學?;蛘咂渌麢C構應當承擔責任,但能夠證明盡到教育、管理職責的,不承擔責任”。根據該條規定,無民事行為能力人在學校受到人身傷害的,應推定學校存在過錯,學校僅在充分證明自身盡到教育、管理義務時方能免除賠償責任。因此,審理無民事行為能力人校園侵權案件,一般應遵循以下兩條邏輯規則。
       1.無民事行為能力人受到人身損害的,推定學校存在過錯。本案事故發生時,劉某、胡某均為無民事行為能力人,均為平谷一小學生,自身的認知能力與自我保護能力較弱,因此學校擔負的教育、管理責任更大,而劉某與胡某在體育課期間自由活動的區域沒有老師直接管理,學校亦無證據證明老師曾進行安全提醒。劉某受傷時間為學校正常上課期間,受傷地點為學校內部區域,符合校園侵權案件的特點。因此推定平谷一小存在過錯,應該承擔賠償責任。
       2.學校如果能夠證明盡到教育、管理職責的,不承擔責任。如果能夠查明學校確實履行了教育、管理職責,應該免除賠償責任。由于未成年人保護的價值導向,這是現在很多法院判決中比較容易忽略的一個法律審查要點。根據本案查明的事實,平谷一小的體育教師在上課期間無任何離崗行為,案發時正在操場內指導其他學生進行訓練。胡某從背后推劉某致使劉某撞到球架立柱上牙齒受傷。因此劉某受傷的直接原因為胡某的推搡行為,并非因為學校體育活動本身蘊含的風險。平谷一小主張體育教師曾提醒自由活動的同學要注意安全,不要打鬧,證據不足。二審法院經審查平谷一小提交的上課教案、安全責任書、情況說明及案件發生事實經過的錄像光盤,認為平谷一小盡到了部分教育、管理職責,應在一定限度內免除責任。一審判決平谷一小對劉某的受傷承擔全部責任過于嚴苛,應適當調整。綜合事件發生經過、各方的過錯程度,二審法院酌情確定平谷一小對劉某的損害承擔80%的責任。無民事行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造成他人損害的,由監護人承擔侵權責任。陳某、胡大某作為胡某的法定代理人應承擔侵權責任,即對劉某的損害承擔20%的責任。劉某的后續治療費用可待發生后另行主張。
        侵權責任法已經明確規定學校的過錯推定責任和免責事由的情況下,法官應嚴格適用。目前法律和司法解釋中尚未對學校的教育、管理職責細化規定。綜合司法實踐,如果學校提交證據能充分證明其盡到教育、管理義務,無任何疏漏之處,學生權益受損純屬侵權人或者本人的過錯,則可免除學校的責任;如果學校僅能證明盡到了部分義務,其做法仍有不完善之處,存在導致侵權損害的風險,則應由法院酌定適當減輕其責任。
 

 


 

 



 



關閉 打印
上一篇: 小額網絡貸款!“時尚”還是“套路”?
下一篇: 為逃避酒駕查處沖卡逃匿 行為應定性為妨害公務罪
久久国产午夜精品理论片`
<form id="tzg8t"></form>
<xmp id="tzg8t"><xmp id="tzg8t"><form id="tzg8t"><form id="tzg8t"></form></form><ins id="tzg8t"><form id="tzg8t"><form id="tzg8t"></form></form></ins>
<xmp id="tzg8t"><form id="tzg8t"></form><xmp id="tzg8t"><form id="tzg8t"><button id="tzg8t"></button></form><xmp id="tzg8t">
<xmp id="tzg8t"><form id="tzg8t"><form id="tzg8t"><button id="tzg8t"></button></form></form> <xmp id="tzg8t">
<form id="tzg8t"></form>
<xmp id="tzg8t"><form id="tzg8t"></form><xmp id="tzg8t"><form id="tzg8t"></form>
<xmp id="tzg8t"><form id="tzg8t"></form>
<form id="tzg8t"></form><form id="tzg8t"></form><xmp id="tzg8t"><form id="tzg8t"><button id="tzg8t"></button></form>
<xmp id="tzg8t"><form id="tzg8t"><button id="tzg8t"></button></form>
<xmp id="tzg8t"><form id="tzg8t"></form>
<xmp id="tzg8t"><form id="tzg8t"></form>